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朗姆酒 > >正文

沦落的青春:第十八章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黑客时空网
 

  第十八章

  小男人的突然死亡并没有给小城带来多大的风波,人们依然忙忙碌碌或者自娱自乐地生活着,即使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的出现也丝毫没能将小城人民的这种稳定精神打破。

  小城人民相信奇迹的存在,就像相信某一天飞机爆炸后会掉下来一箱箱的钱一样。然而并不是所以人都静待奇迹的出现,其中一个人就从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身上发现了商机。

  那个人原本是个杀猪匠,后来经过几个月的劳教教育后决定不再把河里的污水注入猪肉里,而改成了干净清洁的自来水,为此他还受到了县领导的表扬。原本县长是要为他颁发一个年度最佳杀猪匠的奖状的,但是因为其他问题便把这个奖项取消了——或许你应该知道,假如领导想不干什么事情他就总能找出“其他问题”来当做借口,而且屡屡得逞。

  至于杀猪匠是怎样打起老鼠的注意的害得从头说来。

  据说某一日,他听到他婆娘大喊了一声。他出去一望,发现猪圈里的猪身上爬满了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当时他婆娘就被吓死了。杀猪匠为了给他婆娘报仇就把那些老鼠抓来剥皮,抽筋,烧得一干二净。其间他发现那些老鼠被烧的时候发出了很香的香味,于是他灵机一动,将卖猪肉的招牌改成了:城关镇耗子肉管。下面还附了一句广告语:特色耗子肉,专为成功人士。从此,他就做起了耗子肉的生意。

  自从他的耗子肉管开起来后生意就十分红火,而且顾客全都是成功人士。其实成功人士除了长胡子乞丐和其同类之外大抵都是。

  自从杀猪匠的耗子肉管生意兴隆以后,小城里“鼠鼠自危”,四处逃避人类的追杀。然而人类毕竟是人类,老鼠逃到那里人们总能杀到那里,最终致使小城的老鼠濒临灭绝。

  自从老鼠变得稀有之后人们就把目光放在了其他动物身上,于是长着五只脚的青蛙,两条尾巴的蛇,独眼龙的猫头鹰,多出一个鼻孔的兔子……都被发掘出来了。于是青蛙肉管,蛇肉管,猫头鹰肉管,兔肉管如雨后春笋般遍地拔起。

  领导见状,无不感慨:城关镇终于有希望了。也因此,小城的领导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决定在搞工业的同时大力发展旅游业。而那些奇形怪状的变异生物也便成为旅游业不可或缺的资源了。

  自从各类肉管兴盛起来后,首先“波及”到的就是学校——学生的钱是最容易赚的。

  学校里的学生常常被称为鸟笼里的宠儿,他们是祖国的栋梁,想象力和好奇心并重的天才。当一家家的某某肉管在学校旁边新建分店的时候,他们总是热心光顾,直到把门槛挤爆了为止。

  我们学校也如此,但是我没有吃过那些东西,它们让我心生一种恐惧感。

  既然肉管的生意兴隆了,那么他们便不会在乎让出一部分钱来当做保护费——我是这么认为的,然而事实也如此。

  就在星期五的那天,我们学校外面便新开了一间耗子肉店。就是一天的时间,它就以成功吸引住了一百五十个小学生的成绩夺得收入第一的头衔。

  当天晚上,我和吴明几个人便前往耗子肉管收取保护费,老板一见我们就爽快地把两百块钱扔在地上,喊道:“拿去。”你应该知道,他简直把我们当做乞丐一样,简直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侮辱。当时所有人都愤怒不已,狗子冲到柜台扇了他两巴掌,然后把柜台里面的钱都儿童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拿出来了。老板也没说什么,就当是花钱消灾。然而他的噩梦这才刚刚开始,自从各个黑社会人士知道这里的保护费容易收取后就常常到这里来“做客”,没多久这家耗子肉管就倒闭了。

  真是十分惭愧。

  没过多久小城就真正的进入秋季了。

  小城的秋季就像猫头鹰一样的淡定,既不吹风,也很少下雨。也正是因此,那些从烟囱里排出的废气就一批批地聚集在空中,遮天蔽日,气味难闻。而且也是从这时候起,那种絮状物就一直不停地从天空飘落,只需几日的时间就能在屋顶和道路上铺上薄薄的一层。开始的时候人们还十分恐惧,以为这些絮状物会让他们的孩子患上肺癌或者其他不治之症。然而后来经过小城专家的一致论证后,终于知道那些东西无害于人的健康,不仅无害而且还能促进玉米和土豆的生长。

  或许诚然如此,今年的土豆比往年的要大许多,就有人在自家地里挖出一个有八斤重的。后来人们发现不光土豆变大了,就连地里的蚯蚓也变得老大。这样的情况害得人们对蚯蚓的属性产生了误解,都把那些蚯蚓认为是小蛇了。

  再后来,人们又陆续发现很多变大的东西,比如鹅和鸭蛋。

  因为蛋变大了,所以由那些蛋孵化出来的鸭子或者鸡也变大了,有些还能发出奇妙的叫声,其旋律跟音乐老师的不相上下。

  小城生物变异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外地的人都跑到小城来,想一堵变异动物的“芳容”。同时也进来了一批专家和科学家,他们试图从这些变异的生物身上找出生物进化的源动力。一些媒体工作者也来到这里,他们纷纷把这里的照片和视频传到外地去,致使小城“怪名远播”,万众瞩目。

  因为外地旅客的纷至沓来,县领导决定组织一支特巡来保护旅客的安全。于是从这时候起,我总能看见一些穿着警察制服的临时工对我怒目而视,仿佛在说:“小子,小心一点。”

  因为特巡的成指数增长,我们收保护费的工作就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终于致使一部分靠收保护费过活的人丢了工作,改行打劫了。我也在这样的工作“迫害”中变得无所事事,所以决定趁着这段时间和丝丝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星期六的那天,我到相会美发所去找丝丝。丝丝一见到我就抱着我朝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兴奋地说:“太好了,城关镇的一切都变了。”

  随后丝丝就让我带她去看蛤蟆、猫头鹰、还有小蛇(蚯蚓)。

  由于小城的“变种生物博物馆”还没有建成,所以我只得带丝丝到荒山或者臭水沟里去找那些动物。

  而至于猫头鹰,我对丝丝说:“猫头鹰早在很早以前就被吃完了,即使有也很难见到。”

  所以我决定先带丝丝去找蛤蟆。#p#分页标题#e#

  丝丝上了车,我一踩油门,就朝着城关镇母亲河的方向驶去。

  如今的1999上果然是车水马龙,只要是屁股被威龙的轮胎撞到的大抵都是外地人,由此可见外地人已经成了小城的主要人口,这样的人被称为:外来人口。

  由于路上的人多,我们的威龙几乎是走一步停十步,熬过一个钟头后才从拥挤的人群中间逃出来。

  我加快了速度朝小河冲过去。

  当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大都是一些妇女和孩子,他们正猫着腰在草丛里寻找什么东西。似乎是在听到威龙的轰隆隆的声音后才挤出空来瞟了我一眼,说道:“小伙羊角风的病因具体有哪些子,找老鼠也要骑车来啊。”

  “是啊!”我说。

  原来他们是来为肉管寻找食材来了。

  然而幸好,我们来找的是蛤蟆,不是老鼠,不然就凭丝丝我们两个是很难和他们竞争的。

  我们将车停好后就沿河而下,发现河里除了白色的泡沫和黑漆漆的野草之外几乎没有丝毫生命的迹象。甭说蛤蟆,我想这样的水质连老鼠也存活不了。

  我们一直走了好远都是如此的景象,丝丝显得十分失望。

  我们坐在草丛里,我安慰丝丝道:“相信我,一定会找到的。”

  “嗯!”丝丝应道。

  后来以防万一,我便对丝丝说:“要是找不到蛤蟆,我们就找一只老鼠。”

  没想到提到老鼠丝丝就显得十分害怕,忙说:“我不要老鼠,我就要蛤蟆。”

  “可蛤蟆那么丑……”

  “我不管,我不管……”

  丝丝边说边甩着肩膀。

  这是我第一次见丝丝撒娇,没想到女人撒娇是如此的迷人可爱。

  忽然,草丛里啪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老鼠,我下意识的喊道。”

  丝丝一听,吓得赶紧坐到了我的腿上。

  不多时,那斯就从草丛里现身了,它不是一只老鼠,而是一只蛤蟆,一只奇大无比的蛤蟆。

  “蛤蟆!”我叫了起来。

  “蛤蟆!”丝丝跟着叫了一声,然而她依然坐在我的大腿上不敢下去。

  那个蛤蟆黑而且壮,两颗眼睛像乒乓球一样地从脑瓜上凸出来。毫不夸张地说,它足有一个篮球那么大。

  丝丝想看蛤蟆,但是也没想到能看到这么大一个蛤蟆,心里是既兴奋又害怕。

  突然,那只蛤蟆跳了一下,几乎跳出了五米远,咚地一声就掉进河里去了。

  “抓住它!”丝丝从我的腿上跳了下来,喊道。

  我也赶紧从草上站起来,朝河里看去。

  虽然它长得像非洲黑人一样黑咕隆咚的,但是硕大的身躯还是显而易见。

  蛤蟆进了河后就一直往下游跳,它的速度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想要是把它抓去和世界短跑冠军比赛的话,他们一定平分秋色。

  “快,快抓住它……”丝丝又喊道。但是她且知“抓住它”的艰巨。

  蛤蟆依然悠闲自得的往下游走,我想要是抓住它的话就一定得跳到河里,但是里面的水又脏又臭,我下去洗羊子屎的时候就深深领教过了,况且现在的河水比以前的要臭得多,而且大约还有毒,那些蛤蟆就是被毒大的。

  忽然,我在草丛里发现了一根竹竿,上面还挂着一条条的白纸——一看就知道是是给死人挂青用的。

  不管三七二十一,为了爱情就算得罪地下的厉鬼也在所不惜了。我拿起竹竿就朝蛤蟆捅,但是每次都落在蛤蟆的后面,真他娘的。

  “小心点,别捅死了。”丝丝在一旁担心地说,仿佛宁愿望见我被厉鬼缠身也不愿看见蛤蟆死在我的竹竿之下。

  想到此时心里就很不平坦,我尽瞄准了蛤蟆的脑袋插下去,几乎只是一厘米的距离就可以捅碎它的脑袋。

  倏然,就在我举起竹竿准备一举插碎它的脑袋的时候,蛤蟆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她拿了一个口袋就把蛤蟆装进去了。她就是刚才我们遇到的那河南省济源市人民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个找老鼠的女人。

  “那是我们的。”我说。

  “你们的,写有你们的名字吗?”女人把口袋收了口后就爬上河堤来了。

  我扔下竹竿,走过去和她理论。

  “蛤蟆是我们先看到的。”我说。

  “可是是我先抓到的。”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无赖。

  我想,看来这个女人是不吃软的,于是我亮出了最后的一张王牌,我说:“我是黑社会的。”

  “呸……”那个女人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道:“黑社会,老娘看的黑社会多了,就你个不懂事的小屁孩还黑社会。”

  “我真的是黑社会。”我又强调了一遍。

  女人对我们的“童言”毫不理会,把口袋搭在肩头上后就朝我们身后离去了。

  或许你应该知道,在女朋友的面前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的没有面子。我生气至极,拿起竹竿就往她的背上捅去。没想到这一捅竟捅到了装蛤蟆的口袋上,只听见蛤蟆发出“哎哟”的一声,那个女人就被吓得扔下口袋飞一般地逃走了,边逃便喊:“鬼啊!”

  口袋一掉在地上,蛤蟆就摔了出来,径直跳进草丛里不见了踪影。

  白白忙活了一场。

  然而丝丝说:“幸好没有抓到,不然这‘哎哟’的一声也一定把我吓傻了。”

  “那么我们还找蛤蟆吗?”我问丝丝。

  “不找了,要找也找小一点的。”

  接着,我们又开始了搜索小蛤蟆的行程。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斗后我们一无所获,唯一看到的一只蛤蟆也是大蛤蟆,而且比刚才那一只还要大,一跳就能跳七八米远。#p#分页标题#e#

  为了实现丝丝看变异动物的愿望,我们终于把寻找的范围缩小到小蛇(蚯蚓)身上。

  假如你学过一点生物学知识,那么你一定知道蚯蚓无处不在,它的足迹就像人类一样的广泛。要找到它们,我们所要做的一点就是用一个工具把它们从土里挖出来,但是我们现在拥有的唯一工具就是由二十个指头组成的四只爪子。我不得不承认,人类的爪子天生就不是一块挖土的好料,所以用爪子将蚯蚓从土里挖出来的计划大抵也只是无稽之谈。

  然而幸好,就在我们无果而归的时候无意间望见了一条蚯蚓,它完全符合人们说的大的标准。当时它正躺在草丛中间,大约是正准备打出一个洞然后钻进去。

  然而就在它还没有得逞的时候我就拉住它的尾巴将它提了起来。你或许不知道,它的气力大得要命,几乎不是一条蚯蚓所能具有的。而且它的脑袋明显比身子粗了许多,蚯蚓也完全不具备这样的特征。我从地上捡了一根小树枝,然而撬开了它的嘴——生物书上可没有说蚯蚓的嘴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并不确定这不是蚯蚓,但是我敢肯定它的嘴里有两颗尖牙,而且不断地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我恍然醒悟,大喊道:“蛇啊!”。

  丝丝被我这一喊也受了一惊。

  我把蛇扔在地上就拉着丝丝的手迅速逃离了。

  经过这一次惊吓,丝丝便暂且把寻找蚯蚓的愿望告一段落了。

  我们骑上摩托车穿越了草丛,朝着灯火辉煌的城中央驶去——现在的小城已经是傍晚了。

  我们回到1999上,街上的行人丝毫没有因为黑夜的来袭而有所减少,反而显现出比白天更加繁闹的景象。自然,对于一个拥有一群无所事事的人外伤性癫痫一般用什么方法治疗?的城市来说,晚上的行人自然比白天要多——这种现象可以称之为:娱乐。

  我们来到广场上,发现这里沸反盈天,许多人正在用高音喇叭推销自己的商品。他们手里提着的并不是什么从外地进来的高科技玩意儿,而是那些被毒害的无辜受害者。它们只是喝了点污水,吃了点污泥罢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为人类铁链下的新宠物和餐桌上的佳肴。然而,人类似乎从古至今就有如此的嗜好,总是想出种种办法让自己的宠物越长越小或者越长越怪。

  由于摩托车无法在繁密的人群中间穿过,所以我把威龙停在了一旁,然后拉着丝丝的手挤进人群中去。这里的动物五花八门,有老鼠,有猫,还有公鸡等等,它们都被“主人”倒倒地提在手上。

  忽而,丝丝望见了一个鱼缸后就不舍离去。

  鱼缸里是一条两头的金鱼。

  金鱼的主人见有顾客光临便拿出一些鱼食撒下去,此时那条金鱼的两个鱼头纷纷抢食那些鱼食,但是因为两个鱼头的力量势均力敌所以谁也没有吃到。

  旁边的人见此情景竟都哈哈大笑。然而他们只是笑,当卖金鱼的人不再往水缸里撒鱼食的时候就都离开了,继续观看其他动物表演。

  丝丝依然依依不舍地呆在那里,我看得出来她是喜欢那条金鱼。

  “金鱼多少钱?”我问老板。

  丝丝看我有买金鱼的意思,顿时感动地笑了出来。

  “五百。”老板肯定地说,似乎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走吧,丝丝。”

  原本我只是装作要拉着丝丝走,好和老板杀价,没想到丝丝信以为真了,竟差点掉下了眼泪。

  “好吧好吧,看你们那么喜欢就三百吧,三百可不能再少了。”

  “好吧,成交。”丝丝立刻说道,似乎怕老板会立刻反悔。

  其实按照我杀价的经验,杀到200以下完全是有可能的,但是既然丝丝开了口就不好反口了——黑社会的也要言而有信。

  付了钱后丝丝就把浴缸紧紧地抱进怀里,似乎害怕它会一不小心掉到地上去。

  由于老板狠狠地赚了一笔,所以他便很痛快地把那包鱼食也送给我们了。

  丝丝倒了一些鱼食进鱼缸里,只见那两个头就你争我夺地闹腾了半天,终究谁也没有吃着。丝丝见吧,开心地大笑起来。

  我们骑上车就从广场上离开了,由于担心丝丝的鱼缸会从手里滑落下来,所以我骑得十分慢,假如用蜗牛的速度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我送丝丝回去后就径直回家了,老爸“下班”后依然无所事事地陪着那个丑女人吸药粉,弄得整个客厅乌烟瘴气的,我几乎产生了一种即将变形的感觉,到时候恐怕人们提着叫卖的就会是王若西了。

  我依然回到了那个只属于我的屋子。

  我趴在窗上,观望着外面的世界,想以前的平房下小巷里偶然间会出现一些尸体,但是现在里面却出了一些怪物。

  远处,1999显得格外的热闹,显然一座繁华大都市的景象。原先被敲掉的路灯又被重新安装上去了,这一次,它们的命运完全交给了那些特巡。

  说道特巡,他们简直是无所不能,他们兼管了一切城管,警察以及罚款的任务,总给人一种“路见不爽,拔刀相向”的感觉。他们对我的怒目而视就是最好的证据。

  作者:艺小城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